滚动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为:首页> 征文作品
栏目导航  
征文作品
党建动态
职工之家
监察纠风
团员天地
医院文化
电子院报
 
健康园地  
· 食补+运动双管齐下,让你远离骨
· 盘点骨质疏松防治误区
· 科学保养有诀窍,强健骨骼不放“
· 高血压患者如何合理检查?
· 高血压的危害您知道有哪些吗?
· 如何贴心照护阿尔茨海默病患者?
 
媒体聚焦  
· 【江淮晨报】接连三天爱吹牛 可
· 【市场星报】过度减肥,女留学生
· 【人民日报数字安徽】世界精神卫
· 【市场星报】昨日是世界精神卫生
· 【合肥晚报ZAKER】怀念一觉
· 【万家热线】一早喝掉1箱啤酒1
 
新生
更新日期:2017年1月4日  浏览次数:次  

孕期最初的喜悦背后,是令人猝不及防的焦虑。大约孕五周左右,我做了第一个有关分离的噩梦,醒来一夜无眠。后来我一直在想,为何会有焦虑出现?可能孕育新生命的同时也意味着一个事实:十月之后必然面临分娩。这种宿命般的聚合与分离无疑唤起了潜意识的不安,不愿再次失去“我曾经拥有的一切”。我同先生工作都很繁忙,孩子(尚不知性别,全文以“她”代称)诞生后可能要拜托双方父母多多照顾,又内疚,又心酸,这种身不由己的感受与被迫的分离如出一辙。好在,这也是一个能够重新呈现过去经历的好机会,有足足十个月的时间能允许我慢慢修通。

但这种突然涌起的分离焦虑也侧面说明,刚刚有孕的我俨然把孩子当成了“私有物品”,要紧紧抓住不愿放手。直至满三个月后,要“抓住不放”的已经不止孩子,还泛化至先生身上。我开始极不情愿他晚归,电话拨不通就惴惴不安,幻想接到他遭遇不测的消息,自导自演悲伤到不能自已;工作之余对着办公室里的盆栽讲话,抱怨它们不够坚强,怎的叶片渐黄。但既然有失去的惆怅,也必然有获得的喜悦,收到个礼物就如获至宝,发点奖金就能开心,那段时间狠狠体验了一把荷尔蒙混乱的情状。直到四个月半左右,有了可以察觉到的胎动,可以与之情感互动,喜悦时与她分享,悲伤时与她偎依,情绪似乎才有了消解的渠道。我心知这是自恋,也是一种纯粹的“我”与“非我”浑然一体的 感 觉。联想到 Danahohar 在孕期的一段描述,实在是恰如其分。

“起初我身体的边界开始向内延展,尝试接纳并融合这个在体内成长的新生命。我感到整个人仿佛小宇宙一般完美无缺,可自成一体,容纳所有生命。我又感到自己向四面八方舒展开来,前后贯穿所有“往昔”和“未来”,内外延至一切可能和存在。”—— — Danah Zohar1991193

漫漫人生路上,能有三百日与另一个生命不分你我、并肩前行的感觉,实在妙得很!

在这段旅途中,对话是必不可少的,但成人若要知晓胎儿的感受,谈何容易。我总不由自主地将自己的感受投射在她身上,且伴有莫名地自信。院里装修改造,一下午敲得乒乓乱响,她在肚中也手舞足蹈,我便觉得这定是在抗议;回家后安静了仍然手舞足蹈,又觉得这必然是在庆祝。有次治疗时,来访者蜷缩在沙发上,退行得厉害,我的声音忽然温柔了起来,立马意识到这是自己在将对方的退行解释为需要保护和安抚的信号,并迅速扮演了一个“母亲”的角色。可是反过来,会不会由于我要习惯性地要在来访者面前扮演“母亲”,才逐渐将她推至退行的状态?我停下来与来访者讨论刚才的联想和观察,结果印证了后一种猜测:她觉得今日我的声音与往常不同,似乎更加柔和、舒服,于是不知不觉就半躺在了沙发里,却又隐隐觉得不安全,只能蜷缩了起来。而她对“温柔的声音”另有一种移情:小时候母亲总是在责骂她之前放柔声音、堆起微笑,说着讽刺的话,然后突然间变脸,一巴掌轮过来。所以对于这种声音和表情,她更能体会到恐惧而非温暖,然后迅速产生不安全的感受。

五六个月时,胎动也逐渐明显。拿手指按住肚皮,不消几秒便有回应,多半是有力的一脚,偶尔也有小拳头划过的触感。从力度判断,她似乎并不欢迎这个动作,也许是在捍卫自己的领地罢。母亲子宫中的空间本来就不大,行动起来多有不便,如果还要受到外界挤压,自然颇为不爽。但按压之后收获拳脚的回应,也可以理解为是胎儿对母亲的好奇与欢迎,仿佛急于与外界接触,以证明自己的存在。确实,每当我满足、舒适、放松的时候,胎动就特别明显;而一旦进入工作状态,她便老实起来;至于进入治疗室之后,她更是一动不动,似乎也在屏气凝神倾听来访者和妈妈之间的对话。起初我试图从生理角度解释这个规律—— —或许工作时心率加快,体温和肾上腺素升高,令她紧张得不敢动弹?还是从心理角度解释,她正以某种方式感知到母亲专注于他事,决定不再打扰?这样说来,胎儿果真与母亲是一体的,能够在对待事物的态度上高度一致。这倒契合了温尼科特对婴儿的观察结果。他认为,母亲躯体的联结虽然在出生那一刻断裂,但“从来就没有婴儿这回事儿”(1964∶88),婴儿不会(也难以)独立存在。很多母亲在孕期和围产期都会全神贯注于自己的孩子——温尼科特称之为“原初母爱贯注”(1975∶300-305)。但也可能胎儿也对母亲存在“原初爱的呼应”,如此便可解释,有些母亲形容自己像是与孩子“坠入爱河”,这本身也是一种彼此理解、相互呼应的关系。

孕期已然过半,每天都有无数新鲜的体验,未来分娩的过程,恐怕又是一篇长文。这天下班的路上,先生放了一支舒缓的曲子,我顺势将椅背放下,抬头望着黝黑的夜空,数着接连闪过的路灯。此时只有默然无言的两人,既疲惫,也放松,却是一家三口都在。这样安逸的时光,只怕将来要被婴儿的哭闹和欢笑所代替,或许又是别样一番感受了。

(心理咨询中心 郑诚)

上一篇:康复里的爱   下一篇:学员心语|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版权所有:安徽省精神卫生防治中心 合肥市第四人民医院 合肥市精神病医院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 皖ICP备13004073号
联系电话:0551-63616000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黄山路316号 技术支持:新干线网络 

医疗卫生前置审批号:皖卫(中医)网审〔2013〕第0038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