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为:首页> 媒体聚焦
栏目导航  
医院动态
科教动态
视频中心
媒体聚焦
 
健康园地  
· 全球洗手日,聊聊关于洗手的那些
· 阿尔茨海默病:家庭照护具体的小
· 阿尔茨海默病:家庭照护是场需要
· 同伴之声——你我必知的精神健康
· 心理健康素养十条(2018年版
· 非洲猪瘟疫情健康知识要点(二)
 
媒体聚焦  
· 【安徽商报】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情
· 【合肥晚报】一紧张就想上厕所,
· 【新安夜空】世界精神卫生日:健
· 【凤凰网】安徽首个社区儿童青少
· 【中新网】安徽医院社区合力探索
· 【一点资讯合肥】医院社区合力探
 
【一点资讯合肥】医院社区合力探索 做群众心理健康守门人
更新日期:2018年10月12日  浏览次数:次  

2017年7月底,合肥市庐阳区启动了安徽省创新城市“医联体”试点工作,辖区各街道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安徽省立医院)、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合肥市第一人民医院等三甲医院对接,建立资源共享机制,让优质医疗资源下沉到基层社区,更好地满足居民的健康服务需求,一系列探索性举措在安徽省深化医改工作尤其在社区卫生服务体系建设方面做出了积极贡献。

今年317日,安徽省精神卫生中心(合肥市第四人民医院)与庐阳区四里河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通过“医联体”正式牵手,为该区基层卫生领域填补了精神卫生专业化服务的空白。双方共同打造的“阳光心理工作室”,更是安徽省基层精神卫生服务的探索的第一步。

“开一扇窗,试着让光照进来。”

快节奏的现代生活,给民众带来了更多的精神压力。据今年4月由中华医学会健康管理学分会牵头发布的《中国城镇居民心理健康白皮书》显示,当前中国城镇居民心理健康状况调查结果表明,73.6%的人处于心理亚健康状态,存在不同程度心理问题的人有16.1%,而心理健康的人为10.3%

而具体到安徽省,据了解,仅今年上半年,安徽省精神卫生中心的接诊量就突破20万人次,“重性精神疾病”(以下简称“重精”)的就诊量也有明显升高。

“小的心理问题没被及时发现,不良情绪没有效排解,长期积压就可能诱发心理疾病。它不仅影响到患者本人的身体健康、家庭和谐,更增加了社会的医疗负担,亟待引起高度重视。”安徽省精神卫生中心医务科科长、儿童青少年心理专家郜见亮表示,虽然现在社会各界和民众自身对精神健康重要性的认知已经有了提升,但是还远远不够。“医院虽然能够积极开展各种宣教活动,但深入基层做好群众精神卫生“健康守门人”的力量依然有限。

郜见亮说:“在基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开设专业医院支持的心理咨询室在全省是首试,这既填补了‘医联体’内相关服务内容的空白,更重要的是探索的平台和起点,基层专业化精神卫生服务领域‘开了一扇窗’,为有需求的群众和相关工作的空白区域都照进了一束光。”

“担心遇冷,切入点起了大作用。”

“‘精神病’就是‘疯疯癫癫’——这样的误解依然很普遍。出现精神问题不愿意去医院就诊仍大有人在,这还是仅需要面对医护人员的环境。在更容易碰到熟人的社区环境中,设立精神病专科门诊最大的挑战一定是爆冷门。”下沉至庐阳区四里河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安徽省精神卫生中心高年资护士刘蕾和该中心主任陈静波起初最担心的事,莫过于门庭冷落、无人问津,起不了作用。

开诊前,他们经过仔细考虑,决定避开专科门诊这样的名称,而是在中心人员密集度较低的区域开辟了一间工作室,并命名“阳光心理工作室”。“就像已经在学校等场所已经普及的心理健康室一样,希望这样听起来温暖一些的名字能减少群众对精神病诊疗的恐惧和排斥。”

“工作室开起来了,一开始主动前来的人并不多,想要让工作室物尽其用,必须想办法,寻找好的切入点。”刘蕾是安徽省精神卫生中心青少年心理科护士长,有着二十多年从业经验,陈静波作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医生,长期与社区居民面对面打交道,他们共同意识到,以帮助青少年缓解学习压力以及很多群众的睡眠问题作为突破口,很可能会吸引更多居民关注心理健康,并被引导接受专业精神疾病治疗。

为让居民能接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里新兴事物,“阳光心理工作室”一边开诊,一边联合社居委走进学校,对辖区部分小学生开展心理健康测试,收集问题;到社区医疗服务站为居民提供以睡眠障碍为主题的健康咨询,对他们的压力和烦恼等情况开展调查。

家住万科森林城小区的徐先生反映,自己的失眠症状持续有3个多月,原以为是工作压力大所致,可在跟刘蕾沟通后才知道,自己患有轻度抑郁。“要不是专业的心理咨询室开在了社区里,我真不知何时才能找到问题所在。”徐先生说。

找准切入口获得了非常明显的效果,前来“阳光心理工作室”问诊的居民多了起来,这里非但没出现刘蕾和陈静波担心的“冷场”,反而受到居民的普遍好评。“截至9月底,‘阳光心理工作室’的接诊人数已接近450人,其中有很多患者在初次诊疗后会主动再次问诊。”刘蕾说,有些患者还跟自己互加了微信,平时就像朋友一样聊聊天。

“这里跟大医院不太一样。”

除了在专业性上等高对接安徽省精神卫生服务中心外,设立在社区的精神科诊室有着自己的特点——便利性、追踪力和平民化。

专业性得益于“医联体”的平台。刘蕾本人经验丰富,具备中级职称和心理咨询师资质,她的身后更是有一个由省精神卫生中心的各科室专家、医生组成的专业团队。“居民其实并不难接触到各类心理咨询,除了医院,社会上公益性或盈利性的心理咨询机构很多,但这些机构的功能,往往局限于分析与开导,不能够提供专业诊疗。”刘蕾说,社区里的“心理工作室”虽然名为工作室,实际上却具备专业的诊断和治疗资质。

老百姓享受服务更加便利。相对于大医院的排队挂号就诊,近在身边的“阳光心理工作室”能让社区居民能快速得到诊疗。在“医联体”的体制下,刘蕾可以帮有需要尤其是疑患‘重精’的患者直接对接安徽省精神卫生中心进行上转进行系统治疗,有必要时还会尽量给患者提前预定床位。

“基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职能,相对于医院而言,除了治疗,更应该是居民的‘健康守门人’。基于此,相对于大医院更多被动接受病人就诊的情况,‘阳光心理工作室’还有着发现力和追踪力。”陈静波说。

4月中旬,阳光心理工作室接诊了一个儿童情绪障碍较严重的初中生。刘蕾积极联动省精神卫生中心儿童青少年心理科副主任医师朱丽为孩子问诊,通过和全家人一起交流努力找出了孩子的心理症结,给予相应的心理治疗。可就在症状刚刚有些许好转时,孩子却没能继续接受后续第二个周期的治疗。但孩子的情况牵动着他们的心,刘蕾、陈静波与其家人联系,得知这个家庭出现了变故——孩子的母亲出走了,父亲生了一场大病,家庭经济状况不再允许为孩子继续治疗。得知情况后,刘蕾、朱丽、陈静波共同商议,一致认为不能放弃这个孩子,并最终为她免去了后续治疗费用,并依据其父的身体状况安排治疗时间。

“因为扎根基层,前来就诊的每个居民也就是我们的邻居朋友,因此我们对他们健康的关注是主动和持续的。”陈静波表示。刘蕾说,在大医院往往因就诊流程限定以及接诊群体过于庞大,医生很难对每位病人都实现持续追踪,更别说给病人带来情感上的关注了。对于疑患“重精”的人,我们不仅要登记通讯方式,还详细记录咨询人的家庭住址和家属电话。

除了在工作中针对患者个案的关注和追踪,四里河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还尝试在制度上将“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延伸到精神健康领域。针对患者需要,该中心目前推出了常见心理问题调试包、焦虑情绪干预包、抑郁情绪干预包、无忧睡眠服务包、青少年心理问题干预包等7种有偿签约的个性化服务包。目前,已有53位居民签约了个性化服务包。

平民化的收费也是这里的一大特色。据刘蕾介绍,在大医院挂专家号首诊费用在90元左右,社会上私营的心理诊所价格往往更高,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专家号只要10元。“阳光心理工作室”的一次接诊费用仅是36元,内容却是提供最长可达50分钟的详细专业治疗。而事实上,按常规就诊途径,这种专业心理治疗,在安徽省精神卫生中心已经要预约到2年以后了。

“这是一个多方受益的探索。”

有诊疗需求的居民是医联体纳入精神健康领域所面向的服务对象,但他们只是最明显的受益者。但这其实是一个多方受益的探索。

安徽省精神卫生中心作为全省最为专业的公立精神卫生诊疗机构,面对来自全省及附近市县的庞大人群,医疗机构自身质量水平的提高正不断接受新时代、新形势的挑战。

“要快速地找准咨询人的症结所在,医生必须要有丰富的经验,而这些经验就从真人真事的案例中来。”刘蕾告诉记者,从医院下沉到基层社区,可以接触更多的案例,医生也能总结出更多新的经验。事实上,省精神卫生中心的部分心理科专家周末也会到四里河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接诊,许多来自基层的案例,经过剖析,正慢慢进入省精神卫生中心案例的‘资料库’,而一些代表不同群体精神健康状况的样本,在基层也更易获得。

“除此之外,我们还可以做一些实践性的探索,比方说我们尝试过从一开始对单个家庭开展服务转变成多个家庭同时进行。一组4个家庭,共同探讨生活、学习中遇到的困难,共同剖析问题、寻找根源、想方设法,效果还挺好,很多孩子很快就排除了一些生活和学习上的烦恼,家长们也会主动自我反思。”

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也是探索的受益者。作为四里河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掌舵人”,陈静波坦言:“心理科的高年资护士成功引导了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对心理健康的关注,其他科室的医生在接诊时,如发现病人有疑似精神方面的问题,都会引导他们去‘阳光心理工作室’,甚至主动学习相关知识,现在,越来越多的居民们都知道我们这儿有个心理工作室呢。”

“发挥更大作用,还需综合施策、协调共治。”

探索刚刚开始,打开的一扇窗,透进了光,但显然还不够亮。

记者了解到,在心理疾病预防和干预方面,庐阳区已经有了一些探索和成绩,如心理辅导进校园、进机关、进社区等。

位于该区的合肥市长江路第二小学作为全区的心理健康示范校园,将心理健康教育贯穿于教育教学全过程,并建立心理辅导室,提高学生心理素质,日前获评了全国中小学心理健康特色学校。

区民政局婚姻登记中心、区司法局社区矫正中心都在各自职能范围内,为群众提供情绪疏导、心理健康教育服务以及采取温馨谈话等心理矫正措施。

在合肥市庐阳区,各种心理健康的宣传活动也是层出不穷。

“但就目前来看,这些工作都还是在独立运作,在“点上”零星地开展着,没有形成系统性的、能协同高效运转的立体网络。如何实现专业精神卫生医院对相关职能部门进行统一指导,如何高位统筹,发挥卫生、教育、司法、民政等部门的资源共享、综合施策、相互协调的作用,值得我们深思。”庐阳区卫计局局长柯漫雪如是说。

除此之外,基层精神卫生工作,还面临着其他难题。“遇着问题才去解决始终不能治本,不乏一些人,在经历了婚姻失败或个人犯罪之后,很难走出曾经的阴影,相关部门从各自职能层面给予的一定的心理慰藉和正面导向,对于‘重精’人群的治愈可谓是杯水车薪。提前干预又要求群众对精神病有着正确科学的认知和接受度,不排斥诊疗,不歧视患者,去营造这样的环境对基层的‘健康守门人’们来说非常重要。惟其如此,才能在更大范围内盘活优质资源,引导居民对心理健康问题的重视程度,为有限的医疗资源提供喘息之机。”

郜见亮说,全民健康不光是身体健康,更包括心理健康,应该倡议和引导全社会不歧视精神疾病患者、给予病人更多关爱,给医生更多认可。政府、医院和基层要共同应对精神疾病这一公共卫生挑战,不断落实基层多部门综合管理机制,畅通多部门综合管理工作,做到防治结合,预防为主,帮助百姓早发现、早干预、早恢复。

柯漫雪表示,为进一步满足社区居民在卫生需求方面的幸福感和优越感,提升基层卫生服务中心医疗服务能力,庐阳区卫计局未来还计划分别在四里河街道东南西北角设置心理咨询治疗点,并在有条件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也设立“阳光心理工作室”,满足更多人群的心理健康需求。同时鼓励基层心理咨询室,不仅要进入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辖区中小学开展心理健康义诊,更要大胆尝试,进到街道、社区、机关、企业工作人员,尽可能地转变更多人对心里健康问题的误解与偏见。

目前,合肥市庐阳区是全省唯一在基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引入精神卫生专业化服务的“医联体”试点。据郜见亮介绍,目前,安徽省精神卫生中心已开始将合肥市庐阳区四里河街道设立专业心理卫生咨询室的做法在全市其他各城区进行复制推广。中心的各科室正与各城区卫生部门积极对接,对待设立的基层心理卫生咨询点进行谋划选址,争取早日投入运行,努力让更多基层群众享受医改福利,不断提高群众的获得感。 (王凯 杨璨 李皖婷 张国强)


报道链接:https://www.yidianzixun.com/article/0KEId1Ym?title_sn=0&yidian_dtype=0&utk=9pf7w9k0&appid=yidian&ver=4.7.6.5&f=ios&s=3

上一篇:【中新网】安徽医院社区合力探索 做群众心理健康守门人   下一篇:【一点资讯合肥】全省首个社区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中心落户庐阳

版权所有:安徽省精神卫生防治中心 合肥市第四人民医院 合肥市精神病医院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 皖ICP备13004073号
联系电话:0551-63616000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黄山路316号 技术支持:新干线网络 

医疗卫生前置审批号:皖卫(中医)网审〔2013〕第0038号